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永利新闻 > 正文

华南师范大学段吉方教授莅临我院讲学

2021-07-21 作者:图/文 闫海凌 点击量:

    2021717日下午,华南师范大学永利总站教授、博士生导师段吉方在我院做了题为《“西方”如何作为方法——关于西方文论话语的反思》的学术讲座,学校相关专业师生数十人参加了讲座,本次讲座由李志艳教授主持。

段教授首先介绍了此次讲座的中心:在我们当前的中国语境中,如何对西方理论资源、思想进行本土化实践。段教授将人类文明轴心时期的古希腊罗马文化和中国诸子哲学相比较,并以马克思主义为中心,介绍了在不同历史语境下,学者们对马克思主义的不同理解。由此提出当代西方文论的反思研究既要清理把握当代西方文论的历史与现状,更主要的还是要回到知识论与方法论的层面上来,让理论反思研究成为新的建构的生长点和理论建设的真正过程。

西方文论反思研究大致形成了三次高潮,分别是“文化失语症”“理论过剩论”和“强制阐释论”。段教授提出,西方文论话语反思的意义主要有三:一是西方文论反思的方法和路径对中国当代文论话语体系建设有所启发;二是西方文论话语反思所呈现出来的“作为‘方法的西方”,会对中国文论发展的问题性有所推动;三是在西方文论的反思过程中,中国当代文论话语的建构也一直在进行,但当代西方文论话语反思未必与中国当代文论话语体系建设划等号,或者说就是一种直接对应的理论关系。




如何对西方理论资源加以有效利用?段教授援引了日本学者沟口雄三相关论说。沟口雄三在《作为方法的中国》中,曾以日本近代以来的“中国学”研究来反思日本“中国研究”的方法问题,提出“以中国作为方法”就是“以世界为目的”,段教授认为这种思考路径是值得借鉴的。作为方法的“西方”要实现从“做”理论到“用”理论的转变,批判地反思就是理论的“用”,否则只能是作为一种对象研究的“做”。最后,段教授指出西方文论话语反思过程中几个值得注意的问题:首先,西方文论的反思不能代替文论具体问题的学理研究;其次,西方文论反思要超越理论的”家族神似“和理论上的”神秘主义符指论“;最后,西方文论反思最终要解决西方话语依赖问题。

 讲座之后,同学们积极援疑质理,段教授耐心亲切地解答了问题,并为同学们的论文写作和研究思路提出切实建议。